第1820章 时空与阵法!-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820章 时空与阵法!

    胡松明和秦思瑶两个人也在观看着远处的群山,脸色有些凝重,主要是禁-忌之地的威名太响亮了,所有修炼者谈之变色。

    林臻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将战船停靠在这边缘之地,只是,这样的话,会不会不安全,若遇到了兽潮的攻击,或者是路过的一些人族强者,这艘战船的防御阵法能不能自保?”

    秦越说道“战船的防御阵法还是很强的,当然,还有一个阵法,一旦开启的话,整艘战船就会隐匿不见,即便是强者出现在战船的身边,也无法感应到,除非是懂得这艘战船的隐匿阵法以及凭借气血感应到战船的存在才行。”

    “原来如此,这样便更好,我还担心需要留下一个人来看守战船。”

    林臻说道。

    在秦越的操控之下,战船徐徐降落了下去。

    下方的诸多凶兽感应到一些异样的东西出现,继而发现战船上有一头可怕的大生物,顿时吓得仓惶而逃。

    林臻四人并没有散发出内劲气息或元气能量,那些凶兽反而没有惧怕的。

    可现在,巨翼飞禽的气息散发出来了,飞掠了下去,下方的诸多生物被巨翼飞禽强大的气息惊吓住了。

    破浪六星战船漂浮降落在山林十几米高空之后,林臻等人就飞掠了下去。

    此时,巨翼飞禽像龙入大海一样,开始肆无忌惮的追杀那些逃得慢的生物,一个个在它锋利的爪牙和利齿之下。

    震动的声音像一道震荡波一样,从他们这里蔓延向四周。

    不一会,秦越操控着战船,徐徐降落在山林中,彻底地停止了飞行,与地面零距离接触了。

    随后,他激发了防御阵法,继而是隐匿阵法。

    嗡!

    空气中一道能量爆发出来,激荡向四周,随之,空气中的生命能量消失一空,被阵法吸收了。

    破浪六星战船眨眼间消失不见了。

    “好神奇!”

    若不是亲眼所见,林臻也不相信,还真有这种神奇的效果,这放在地球世界,简直就是一个户外的大型魔术。

    之前那些人将巨大的飞机变没有了,这艘星级战船,也凭空消失不见了,这隐匿阵法果然神奇。

    林臻连忙释放出元气能量,感应着空气中的生命能量波动,刚才隐匿阵法激发的那一刻,吞噬一空了这里的生命能量,但很快天地间的生命能量就涌动过来,填补了这里的空缺。

    过了一会,他已经彻底感应不到空气中的生命能量波动了,变得无比的平静。

    明知道那艘战船就这附近,他朝着前面走去,竟然没能发现山林地上有撞击的东西,战船就在他的脚下身前,可走过去,却没有任何的阻拦,也没有撞到什么东西。

    “这么诡异?”

    这就像是这片区域出现了一个黑洞,将那艘六星战船彻底的吞没不见了。

    秦越笑了笑说道“不要找了,这阵法之道,是蕴含着时空规则的,相当于临时在这片天地间扭曲了一些时空,你可以将战船理解为,战船被存放在一个特殊的时空里了。”

    林臻错愕不已,之前他就层这么想过,可却没有人指点,只能翻看那些基础阵法册子,突然想到眼前这个秦越就是阵法高手,倒也可以请教。

    “秦尊者,这段时间你得好好指点我阵法之道,我要在这个领域好好学习一番。”

    秦越说道“这……阵法之道不过是旁门左道,真正的战斗起来,阵法还没有布置出来,就被对手秒杀了。”

    林臻摇摇头说道“阵法之道不一样要用来战斗,况且,阵法之道,也是可以应用在战斗中,只不过你还没有将它的特点应用出来,若将阵法之道运用在武技中,或者应用在那些武器之中,威力就能够凸显出来了。”

    四人一边朝着西面方向走去,一边闲聊着一些关于阵法之道的理解。

    他们是来这里寻找机缘,同时也是来历练的,想办法提升自身的实力。

    为此,四个人虽然不同的年龄层,但却各自收获所需。

    巨翼飞禽在前面开路,一路上将各种凶兽都追杀得仓惶而逃,根本就没有一个能打的。

    它散发出来的气息,连秦思瑶和胡松明都感到害怕,秦越勉强能承受住那股强者气息。

    林臻也没有料到会有这个效果,也省却了他们的出手。

    不过他却建议秦思瑶和胡松明两个人出手,甚至是秦越也出手,只有不断的战斗,运用武技,融合提升,同时不断的运行消耗身体的内劲气息,继而恢复过来,这样的过程,也是一个巨大的历练,对于修炼者而言,是非常有好处的。

    他们不能接受生命晶石以及药丸,用来不断补给损耗的内劲气息。

    他们三个人也愿意接受林臻的意见,如此,画风有些怪异,林臻像个大爷一样,乘坐在巨翼飞禽的上面。

    秦越三个人则不断的与那些不开眼的凶兽进行战斗,将之击杀,提取它们身上的生命能量和精血能量,用来强化自身的体质。

    遇到强大的,秦越对付不了的,巨翼飞禽就去帮忙,连巨翼飞禽都打不赢的,林臻才出手。

    如此一来,他们像坦克一样,直接推进了禁-忌之地。

    进入了禁-忌之地后,秦越等人明显收敛了许多,也变得警惕了许多,他们知道,这里随时会出现危险,必须看保留体能。

    秦越说道“我们要小心一点,不能像之前那般,过分损耗身体里的内劲气息。”

    林臻点点头,说道“那就在原地休息一下。”

    他拿出了一张特质的兽皮,用朱颜在上面描绘了起来,从他们之前战船隐匿的位置开始作为起点,然后依照一定的比例在刻画着一份简易地图。

    这是避免迷路了。

    这地方既然是充满未知,那就认真对待,任何能够保障性命的东西,都要尽量做好。

    这一路上,他们已经深入了几公里,收获了不少的芬芳果子,而且他们每个人身上都要几个须臾袋子,里面储备了足够多的食物和水源,为此,食物方面,他们一点都不用担心。

    甚至休息的一些帐篷和桌凳,茶壶杯子之类的生活工具也有。

    林臻有时候都恍惚着,他们是来郊游的,在这里游山玩水,而不是来这里冒险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