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3章 四困之地-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753章 四困之地

    看着那些人困惑的表情和使劲摇头的神态,林臻皱了皱眉,感到有些不解,他说道“我是地球世界的人,这下你们知道了吧!”

    他原本不应该说出这些的,但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进来的时候,一方面他现在的实力比上一次强大太多了,有了自保的能力,所以也不惧怕透露-出来真正的身份;另一方面,他进来这里就是为了能够尽快的找到地球世界的人,找到冷锋和太监等兄弟,然后找到出去地球世界的空间通道。

    为此,他现在只能将真实的身份说出来,让这些人传开去,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这样的话,很快就能够传到那些知晓林臻的人耳中,让他们前来会合。

    这样的话,相信效果和效率会更快更高。

    “地球世界?”

    胡松明将他的话翻译给司马廷等人,再次,每个人的脸上浮现了一脸的懵逼,没有人知道这地球世界到底是什么世界,到底来自什么地方。

    这样的一幕,林臻也懵逼猛然了。

    他感觉到这座光明城一点都不小啊,理应有其他城池的人起来这里,彼此之间是有信心互通往来的,怎么看起来,这座光明城显得有些封闭和封锁消息,接连说了几个关于身份来历的,这些人都没有听懂。

    这意味着,这些人当中,之前从没有听闻过地球的存在,也没有听闻过华夏国这样的字眼,甚至,这些人,极有可能一直待在这个光明城,没有离开过这个地方。

    胡松明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反馈,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地球世界,他有些歉意说道“林尊者,非常抱歉,我们这里的人没有一个听闻过地球世界的存在,也不知道那是在布兰山大陆或钟宇山大陆的什么地方,也许,你说的那个地方,应该是在布兰山大陆和钟宇山大陆的外面。”

    “布兰山大陆和钟宇山大陆的外面?”

    “什么意思?”

    林臻皱了皱眉,说道“你这里有地图吗?或者你能现在画一画,你所知道的这个世界的范围吗?”

    他隐约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有些担心了起来。

    胡松明闻言,连忙转述给司马廷等人。

    很快,秦越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从腰间的挎包里拿出来了一张优质的纸张制作而成的地图。

    不一会,地图摊开在林臻的面前,旁边的胡松明指着上面的地图解释说道“褐色的地方区域,就是布兰山大陆了,旁边还有一个大陆,就是钟宇山大陆,绿色的区域,是一望无际的沼泽湖泊之地,那些蓝色区域,就是无边无际的浩瀚海洋,海洋的另一边,是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林臻看了一会那地图,非常的简单明了,就那么两块大陆相邻,旁边挨着一个巨大的沼泽和湖泊之地,更外面就是四面环海了,他说道难道你们这两个大陆的所有人,就没有人闯过那片沼泽湖泊之地和四周的海洋区域吗?

    每一代强者,都有人驾驭着星级战船进入那些险要之地,可接连失败了十多代人,现在已经没有人提起兴趣要去闯那些凶险之地了。

    就这么一直生活在这两片大陆之中,已经成了笼中困的人。

    胡松明看着林臻,说道你不是钟宇山大陆的人吗?

    不是,我是地球世界的人,最近才穿过空间通道,进入了这个空间世界,我的坐骑也是从地球世界来的,胡老,看你的年纪,至少有九十岁了吧,你难道真的没有听闻过有自称是地球世界的人吗?

    胡松明摇摇头,掷地有声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从来没有听闻过地球世界这几个字眼,更没有人说过他是华夏国人。

    林臻心中一沉,感觉到遇到了大事。

    若这两个大陆的四周围都是这种无边无阔的大海区域,那就真的很危险了,之前他就乘坐巨翼飞禽深入了半个小时的海域里,被那海域的深渊般恐怖视觉冲击得不敢去观看,更别说是拥有恐高症和密集症的人。

    难不成这么多年来,也没有从地球世界进入这个地方的大宗师?

    这怎么可能的事情?

    这概率说不过去啊。

    他可以肯定的是,这个空间世界就是他上次进过的空间世界,只不过现在空间世界的区域位置,似乎是另一个巨大的大陆。

    若真是如此,那这个空间世界还真是巨大的,海域的面积和非常巨大,在没有足够多的方向感和生命能量晶石,是很难横渡海域的。

    他拥有地球上的许多科学地理知识,渐渐地在心中多了许多的选择,现在出现了结果的面前,往前进行推演,就意味着,拥有多种可能性。

    认真观看着这份布兰山大陆和钟宇山大陆的详细地图资料,现在他几乎可以肯定了,在四面环海的更远处,海域的尽头,就是其他的大陆,指不定之前他所进去的东星城,就是那个大陆的地方。

    若真是如此的话,意味着他这次进入的地方,极有可能是空间世界海域的另一边,段时间内是再也无法进行救治的了。

    林臻与胡松明使用诸多城池共同语言进行沟通,他很是困惑,问道胡老,你是如何掌握这门诸多城池共同语言的?

    胡松明叹息一声,这是我的祖宗意外学会的,他就传给了我的太爷爷,之后又一直传,传到了爷爷的手中,最近传给了我。

    我还记得当时我爷爷说,这门语言不能丢失了,若丢失了,就等于是丢失了一个时代。

    当时我并不理解,现在我渐渐有些豁然开朗的感觉,似乎在冥冥之中,就有这样的结果。

    胡松明哀叹了一会之后,重新收敛一番心绪,整个人的气色变好了许多。

    林臻猜测应该是胡家的先祖,从其他大陆以外来到了这个布兰山大陆和钟宇山大陆,发现了这里的人说的话语不一样,渐渐地,这人慢慢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自觉地暗中传承着之前他所说的诸多城池共同语言,寄望在将来有一日,有其他大陆意外来到这里的人,有攻击机会,也有共同成长的机会。

    你的先祖是个奇人!

    其他人竟然连这点都不知道,这显然是经过了艺术加工的东西,不能再拿出来放在台面上进行议论讨论了。

    与他闲聊了很久之后,他才发现,到了后面,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详聊关于彼此立场和时间的问题。

    两个小时之后,林臻和胡松明就这样坐在草地上,彼此谈论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