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0章 因果循环-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740章 因果循环

    巨翼飞禽低鸣一声,爪牙下的那头雪山生物,奄奄一息了,它此时已经恢复了自由,可却没有逃离,皆因林臻在它的身体里注入了元气能量,只要它擅-自逃离,他就会引动它身体里的那股元气能量,令它体内的能量运行受阻,无法高空急速飞行。

    这短时间内,巨翼飞禽是被林臻控制住了。

    “这雪山生物,交给我”

    林臻淡淡语气说道。

    咻!

    巨翼飞禽很是不情愿的眼神看着林臻,爪牙却一挥,将那雪山生物扔给了他。

    林臻探手抓过那雪山生物,运行着吞噬之术,运行着身体里的元气能量,吸收着雪山生物的精血和生命能量。

    刚开始非常的缓慢,但随着他强行运行元气能量,依照吞噬之术的运行方法,缓慢地吸收着。

    过了几分钟,他手中的雪山生物顿时变成了干瘪瘪的尸体,在那一刻,他略微满意地扔了,淡淡语气说道:“效果差了点,但却有那么一回事了。”

    只要坚持琢磨下去,相信会有一定的突破,届时就可以进行大面积的吞噬吸收了。

    在原地琢磨了一会之后,他看着巨翼飞禽说道:现在我们去前面拿出山峰位置,不过我们不是飞行过去,而是徒步走过去。

    巨翼飞禽低鸣一声,显然不理解林臻的做法,可它没有选择的机会,只能跟随在他的身后。

    林臻目光奕奕,打量着四周的山林环境,突然间,他发现头顶的天空中有股莫名的能量,好像一只天眼一下,静静地俯视着,更像是一种无形的气机锁住了他的位置。

    “难道是那个南宫明月?”

    林臻暗暗心惊不已。

    这女人的实力,他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看透,对方的神奇手段,超出了他的许多想象。

    “还真不简单!”

    他没有停止下来,继续朝着前面的树林中飞掠过去。

    哪怕是没有飞掠起来,可速度也一点都不慢。

    身后的巨翼飞禽没有飞起来,在雪山地上快速的狂奔起来,双爪带出了一片片雪花,看起来无比的纷飞。

    过了一会,林臻发现了它的速度一点都不满,直接翻身落在了它的背部,控制着它朝着前面雪山树林中某个方向快速转着位置。

    在高大密集的树林中,一路朝着东北方向疾射,半个小时之后,他翻山越岭,已经远离了之前的那个位置。

    躲避了军用卫星的监控,却无法躲避那一股无形能量的气机锁定,他怀疑是南宫明月朝着这边赶来了。

    “也罢!”

    若能够吸引对方过来这里,相信能够让她无法专注去做那些事情,着实每一件都无比的震惊全世界,以她的才智,恐怕会将这个世界掀起巨大的风云,那还不如将对方引来这个地方,那样的话,也可以得到一些缓冲,甚至是抑制对方的成长。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林臻内心里也变得踏实了许多。

    不过他还是希望能够在对方赶来之前,抵达那个可疑的地方。

    在那个地方,他之前就一直想要前往看看,那里到底有没有通往空间世界的安全通道,现在全世界范围的寻找着进入空间世界的安全通道,任何一个可疑的地方,他都不能错过。

    到了现在这里,他已经能明显的感觉到了,前方的山峰下面,有一些空间能量极其不稳定。

    若在几个月前,恐怕他也无法感应到那些不稳定的能量波动,可现在他的实力提升了许多,特别是在南宫明月的刺激之下,他的实力更进一步,此时还没有抵达那处山峰,就已经感应到了那里的空间能量的异常。

    “但愿那里就有进入空间世界的通道!”

    林臻驾驭着巨翼飞禽,在雪山树林中快速的穿梭着。

    当巨翼飞禽停止下来的之后,他明显感应到了坐骑的激动之色,它也对前面的空气能量波动感到了一息惊恐和不安。

    林臻凝神观看着两座万仞山峰中间形成了一个山谷,山谷通道的上方竟然有一股无形的能量在涌动着,像是被什么神奇的力量禁锢住了,佛如两座万仞山就是一个巨大的支架,悬挂着那股巨大无形的能量团。

    “这是什么?”

    他惊讶不已。

    在元气能量的加持下,他双手释放出来一道道的能量,朝着两座万仞山中间的山谷上空能量激射了过去。

    轰!

    激射-出去的能量,在万仞山上空的那团巨大能量中爆发处一道巨大的闷响,随之,一道强盛的白光一闪而逝,朝着四周震荡开来。

    这一幕,可惜无法被军用卫星监控,没能被其他人发现。

    一击试探之后,林臻发现那些能量没有任何的变化,依然在缓慢的涌动着。

    之前有看过新闻,一些国家的极限运动员,在这里进行滑翔飞行,有一些人顺利通过了,有一些人从万仞山中间上空飞过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

    对于这样的新闻,许多人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这里有古怪,之后就没有极限运动员来这里挑战了,可现在,他亲自尝试了一下,发现那些能量极其不稳定,也不知乘坐巨翼飞禽过去,会不会出现消失地球世界上。

    他犹豫着要不要试试,可他又没有完全准备好,还有许多人等着他去指引那些人进入空间世界里,特别是华夏国武盟圈子里的武者们,那些一直处于**颈状态的陆苍穹等高手,若不能更进一步的话,那么此生,他们的寿元也快要到尽头了。

    他也不太确定,再次进去了那个空间世界的话,还有没有那么的顺利从里面出来。

    可不尝试一下,他也不肯定这地方到底能不能进入空间世界。

    这是一个悖论的问题,因果互相循环的问题。

    没有人能确定,从上面飞过去,会不会真的平安稳定进入那个空间世界。

    若出现了空间裂缝以及不稳定的空间通道,进去之后就被虚空乱流给绞碎成渣了。

    在这样的纠结中,他矗立在一座万仞山半山腰,静静地观察着,甚至不断的释放出元气能量,飘逸到那些能量中,去尝试感应着那些能量的变化,也在尝试的观察了解那些能量到底是什么。

    这个过程中,那巨翼飞禽一直站在山脚下的雪山树林中,没有独自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