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8.第1658章 死路!-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1658.第1658章 死路!

    他拿出了全新的一页纸,根据之前走过的路线以及遇到的各个分叉口,所在的空间层次和位置,快速地绘制着一份全新的地方。

    一直绘制到了现在大队伍所在的位置上为止。

    旁边的拉贝娅和夏进一直在看着他绘画,两个人表情无比的震惊,感到不可思议。

    他们根据记忆印象,沿着林臻绘画出来的线路图,竟然感觉到没有丝毫的错误,这简直就是一台超级巨大的高科技设备,对着这片群山进行放射性的拍照,清晰的将这大山里的通道以三维立体结构图进行呈现,无比的准确和清楚。

    拉贝娅是魔法异能者,记忆力比普通人要好很多,但对于这种立体型的空间线路,她还是非常的吃力,甚至会记忆不准确,现在,她发现,林臻在这方面的记忆比她还要强大许多,竟然能够将许多空间的一些立体线路图都绘画了出来。

    夏进心中震惊不已,他发现,老大的能力无比的强大,单从这份绘制的通道线路图,就可以看得出来,不是寻常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他将这份立体结构空间线路图传递给唐飞等队员看,每个人都露-出了惊叹之色。

    “几乎正确无误差,这是怎么做到的?”

    布莱恩特等人脸色有些囧样,发现刚才他们几个人联手绘制的线路图,简直就是狗-屎一样,毫无规律,而且也有很多的错误,而且还是平面线路图。

    相比起林臻的三维立体空间线路图,差距不是一丁半点的。

    随后,他们从震惊中,开始仔细观察着这张立体结构图,回想之前走过的地方,渐渐地,他们对于现在所处的位置,有了更加清晰的认知。

    从这个三维立体结构图的比例,他们现在处于大山地下八十多米的高度,意味着,想要直线向上,钻一口井逃离生天,需要向上挖掘八十多米的高度。

    “原来我们已经处于如此危险的境地,若这里的通道坍塌下来,我们只能直线往上进行挖掘了……”

    一个队员惊叹不已。

    布莱恩特说道:“关键是这些地方处于坚-硬的岩石层,想要挖通八十多米的高度,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这八十多米是大山的海拔平均告诉,是以我们之前所处的位置推算的,若我们挖掘的运气不好,处于一座巍峨大山的脚下,后果就更加的难料了。”

    他们内心里很是担忧,却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除非他们现在就开始撤退,不然的话,只能继续朝着未知的放下继续深入。

    这一路上,他们也没有发现其他生物的存在,整条通道令人感到古怪的是,没有出现窒息的沉闷感,意味着,这通道一直处于通风的状态。

    不会出现缺氧晕厥的迹象。

    这样的一个通道,建造者应该是考虑过很多因素的。

    “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建造的?”

    休息之后,吃喝补给了一些能量,差不多二十分钟的样子,队伍继续出发。

    这一次,队伍行进的速度变得更快了,在没有遭遇到分叉口的时候,他们行进的速度几乎是快要奔跑的速度了。

    十多分钟之后,他们发现这条宽敞的通道左右两旁,出现了五六处狭小通道,通向未知的地方。

    这样的情况,队伍只能做出了标记,并没有进入那些地方。

    一直沿着这条宽敞的通道继续快速移动,又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他们发现,通道的前面,出现了一堵坚-硬的岩石墙壁,与四周的墙壁一样。

    “死路?”

    埃纳皱了皱眉,说道。

    真祖和伊藤天甲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随之,他们两个人来到了墙壁前,仔细观察着。

    甚至,他们两个人分别施展出魔法能量和内劲气息,不断的感应着这坚-硬岩石墙壁,过了好一会,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沉默不语起来。

    “怎么了?”

    “有什么发现吗?”

    埃纳挑了挑眉,问道。

    林臻和夏进等人没有靠前过去,静静地在后面看着前方的状况,这些人应该能够解决,若无法解决的话,他们上去,恐怕也无济于事。

    最重要的是,他们的定位是要低调,在关键时刻才能爆发。

    即便是有能力,现在也要进行收敛,耐心地等待着那些人找到出路或者一些端倪。

    过了好一会,真祖举掌轻轻地拍打在那坚-硬的岩石墙壁处。

    砰!

    沉闷的声音响起,众人能听闻到这墙壁里发出来的反震之力,那种闷响,与左右墙壁和地面的反震之力声响截然不同。

    真祖惊呼一声:”这后面还有通道,应该是被机关之术关闭了这巨大的岩石大墙门。”

    刚才他只是猜测,现在,听闻了这异样的闷响声,他心中震惊不已。

    伊藤天甲也轻轻地拍了一掌,果然,那声音与旁边的墙壁是完全不一样的,已经可以确定,挡住了他们去路的岩石墙壁,后面是空的,应该是被机关之术操作之下,移动出来抵挡了他们的去路。

    两个人只是运行魔法能量和内劲气息进行尝试,却没有进行蛮力去破坏,担心会连同破坏了这墙壁里的机关之术,万一牵一发而动全身,造成其他机关之术的变化,那样的话,后果恐怕会变得更加的未知,危险也许会提前到来。

    埃纳说道:”能不能用巧劲将之震碎,不要触发了这背后的一些机关……”

    真祖摇摇头说道:”很难!”

    埃纳看向伊藤天甲,问道:“伊藤先生,你能做到吗?”

    她知道,这墙壁的后面,也许会有发现,不然不会出现机关之术用这墙壁堵住在这条通道处。

    伊藤天甲表情有些不淡然了,之前一路上他表现出来比较平静,此刻却发现,这墙壁的坚-硬程度比他预想的还要强大。

    “我刚才已经尝试了,我的力量无法将之震碎,除非是暴力进行轰碎……”

    埃纳皱了皱眉,说道:“那样的话,恐怕也会激活了这墙壁相连的机关之术,一旦激活了机关之术,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显然太过冒险了。”

    “那怎么办?”

    三个人陷入了踌躇的境地。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