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0章 有十年了!-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610章 有十年了!

    两个人对于唐飞的谈论,在另一个半球大地上的唐飞,他一点都不知道,也不清楚怎么就被两个华夏国高级首长议论了。

    他现在开着车,紧追前面两辆身后,他的身旁就是白人狙击手,一直在用望远镜观察着四周围的情况,对于这个白人狙击手,他还是非常佩服这家伙的实力。

    一人开了几枪,几乎枪枪都击中直升机,虽然目标看似很大很大,但那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之下击中的,只有他最为清楚了。

    其他人也不知道现在他们地狱雇佣兵团的声名,惊动了各个国家的军队和一些组织,他们很是好奇,这个雇佣兵团之前沉寂了那么久,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了,此刻更是充满了令人震惊的战果。

    他们敢去挑衅m国大兵,本身就是拥有很大的勇气。

    偏偏还给他撕裂出了一道口子,只是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从什么地方突然冒出来的。

    车子在夜色中快速行驶,穿过了一个个村庄和小镇,也穿过了一些城市的边缘高速公路,一直没有进入一些大城市里。

    在许多路段上,都能够远远的看见有军警在戒严。

    夏进没有主动去招惹那些人,反正老大林臻不过问他的撤离路线,那他也没有非要去找对方的麻烦。

    过了一会,夏进对前后撤离的人进行轮值休息。

    但车辆却不能停止下来,必须要一直朝着这个国家的南面开去。

    夜色下,公路上,只有三辆车的马达轰鸣声,却没有了人语声。

    除了开车的三个人,其他人都进入了睡乡之中。

    一前一后,稳健徐徐朝着前方夜色开去。

    到了凌晨时分,再次进行换人开车,这一路上并没有再遭遇这个国家的军警追击,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些人放弃了在夜晚行动,还是在前面的地方进行拦截。

    他相信这个国家的军用卫星,应该是一直将他们密切关注着的。

    甚至将他们定位着了,时刻能够观察到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甚至一直呈现在了某些军用基地的大屏幕上,在所有军官的目光注视下,一路行驶闯过了这国家的许多个城市和地段。

    相安无事,并不意味着就一直处于安全的状态。

    现在这样的安排,林臻也没有说什么,他在闭幕沉思。

    这一路上,他经常这个状态,夏进等人还是诧异,他们觉得,以老大的精气神,不可能能够耐得住性子,静静地闭目养神或思索状态,哪有那么多东西思考。

    思考人生也不会连续十几个小时都是这样……

    夏进等人很是纳闷和好奇,可却也不敢主动去询问对方,担心会被老大收拾,随之做思想工作,那可不是已经很好的体验。

    两个副队长几番暗示队长要做队长的职责,将队员们心中的疑惑了解清楚,让他去找老大问个究竟。

    在这方面,夏进是有立场的,解决疑惑也不一定就是队长的职责,可以是队员们自行去询问,无奈之下,每个人只能加心中的困惑和疑问,留在了心里面。

    林臻确实在思考人生,也在思考着许多元气方面和弥图功法上的问题,越想越觉得,他要走的路还很长,到了现在他这样的修为,他能够领悟的东西会有很多,也很宽广和高深,连他都怀疑现在成了思想家了。

    这一整天下来,他想陷入了对生命能量的感悟上,也是对更进一步的练习元气,产生了各种新的困惑,可惜没有人可以指点他,只能通过自身对生命的认知和踪迹,不断的思考着,慢慢将之引导在练习生命能量的过程中。

    这种工作量可是非常巨大的,也是非常损耗脑细胞的。

    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也没有想明白和想透彻。

    相反,竟然还出现了懵懵懂懂的状态。

    这样的情况,令他感觉到很是沮丧和费解,不得不尽量的放开心态,观看着天地间的大自然景象,特别是这种开阔的景色。

    之前的荒凉之地日落惊喜,如今的夜色之下的星辰大海。

    仰望星空,他发现人的一生,实在是太过渺小了。

    也许用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来看,似乎挺漫长的人生,但若是将刻度值,或者参考范围放大到三百年,五百年,八百年,两千年,甚至是更长的时间,顿时,人生的渺小就凸显出来,甚至,一生中的悲欢离合,似乎也不过如此,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臻目光奕奕,抬头看着车外的星辰,看着远处漆黑的夜色。

    此时开车的人是夏进,他看见林臻没有睡觉,不由轻声问道:“老大,是不是车太颠簸了,影响到你休息?”

    林臻收获目光,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若想睡的话,在战斗上的枪林弹雨中,我也能够睡得着,不想睡的话,再安静舒适的环境,我也睡不着。”

    夏进点点头,之前他就听闻过,老大有个神奇的本领,就是能够自我控制进入深度睡眠,之后再自我控制的苏醒过来。

    这样的本领,能够令人随时随地都能够保证足够旺盛的精力,特别是在特俗的战场上,持续性的战斗场面,这种本领非常的有效果。

    “那老大你是有心事吗?”

    林臻说道:“一些小事,你多久没有回华夏国了?”

    夏进没有料到老大会突然问这种话,他愣了愣之后,回过神来说道:“已经有十年了!”

    “想家了吗?”

    夏进说道:“现在不想,有时候会想,但这种情况不多……”

    “没有人值得你去想的吗?”

    夏进沉默了下来,过了好一会,他才徐徐说道:“有些人面容已经模糊了,想要想的时候,却记忆不清,想也想不起,就不想了。”

    林臻点点头说道:“等这次任务回去了,给你放个假!”

    “老大……”

    夏进皱了皱眉,说道:“是不是我这次的安排不妥,你不太满意这样的撤离路线吗?”

    林臻摆摆手说道:“不是,你不要多想,就是不希望你留下一些遗憾,在地狱雇佣兵团,生死难料,每次执行任务,其实也是需要很大的能量才能完成,算是劳逸结合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