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监狱里的人!-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599章 监狱里的人!

    唐飞目光冷冽,从他手中夺过了钥匙和磁卡,随之,毫不犹豫开枪。

    砰!

    血箭飚了出来,带着一片肉渣,死状惨烈。

    他没有犹豫,直奔监狱内部的一个隐蔽之地。

    黑白双煞已经破坏了许多监狱的大门,这里的死囚重获生天,一个个充满了暴戾的气息,见到监狱里的军警,双方的杀-戮爆发了出来。

    唐飞步伐轻快,一路畅通无阻,从特殊通道,来到了一个隐秘的昏暗地下室。

    这个监狱的平面图,他从狐狸那里得到的,非常的详细,就像这个监狱是他建造出来的一样。

    不过,今日他却是来毁灭这个监狱的。

    几分钟之后,他已经快速通过了一个黑暗的通道,进入了地下室,在这里,空气无比的沉闷,甚至充满了湿气,一股股浓郁又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令人闻之作呕。

    唐飞加快了脚步,黑暗的通道里有几个军警从更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他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拔出手枪朝着他们几个人开枪。

    砰!砰!砰!

    几枪过后,空气中多了一丝血腥之气,他没有停留下来,依照之前的记忆,很快就来到了一处通道尽头,这里有几扇厚重的铁门和电子门,他用钥匙和磁卡接连打开之后,最终他来到了一处幽暗的房间里。

    若是胆小的人,恐怕这一路上都无法走过来。

    唐飞,目光奕奕看了一眼黑暗房间中的一个模糊身影,依稀能看得到这是一个中年男子在里面坐着。

    “jack?”

    唐飞说了一句“有人,让你出去!”

    这句话若是其他人听了,肯定会感觉到莫名其妙,但是眼前的这个中年男子,听了这句话之后,很快就想到了很多方面的事情,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这一天来得,对他来说,有些早了!

    “你们是雇佣军?”

    中年男子沙哑的声音说道。

    外面的炸弹震动,地下室这里能轻微感觉到,至于枪声,却被彻底的隔绝了。

    唐飞点点头,说道“现在可以走了吗?”

    他知道这中年男子坐在这里那么长时间,想要自由活动,离开这个小房间是不可能的,这意味着他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已经呆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身体四肢恐怕都已经麻痹和不利索了。

    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下,说道“我能走动。”

    唐飞点点头,哪怕对方未必看得到他的点头,他转身走出了幽暗的房间,在通道处耐心地等待着对方的走出来。

    中年男子拖着沉重的枷锁,慢慢地从房间里走出来,通道处有昏暗的灯光,能够依稀看得到,这里的一切。

    唐飞此时才看清楚中年男子,凌乱蓬松的发丝,长长的胡须,脏兮兮又有些破烂的衣服,身体也脏,迎面扑来阵阵的恶臭味。

    这是很多年都没有洗澡的一个结果,唐飞也算是第一次领略到什么才叫臭,之前闻到的臭味,恐怕放在这个人的身上,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了。

    唐飞不得不蹲下去给他解开双脚处的铁链枷锁,以及双手处的铁链枷锁。

    过了一会,恢复了自身之躯的中年男子,目光幽深盯着唐飞看,问道你是华夏国人?

    “这很重要吗?”唐飞淡淡的语气说道。

    很不错,你这人的身上有种狠劲,而且内敛得很厉害,你这个人,若是对手的话,我会走得远远的,若是队友的话,我会很非常放心的将后背交给你。

    中年男子这样的赞誉,对于唐飞而言,惊不起一丝内心波澜。

    他之前听过类似的话太多,可惜他并没有放在心上,或许,他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个人对他的评价。

    不过这个人的评价恐怕很难说出口,从目前的接触看来,老大林臻对他以及身边所有基因战士,基本上是没有任何一句赞誉,也许老大对他们的要求非常高。

    以他们现在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依然无法达到老大心目中的最佳状态,或者说是没有达到最强大一支地狱雇佣兵团作战队伍的要求。

    中年男子驻足在原地,轻微的活动了一会,似乎在酝酿着身体里潜藏着的力量。

    旁边的唐飞观看了他一眼,说道“需要我背你出去吗?”

    “这条路我一定要自己走出去,你尽管在前面带路!”

    中年男子似乎有一些故事在这里面,或许从他进入这个监狱的那一天,就已经暗暗在心中发誓,他日一定要活着从这里走出去。

    当然不管这个结果是他自身的本事越狱而出,还是外面有人进行劫狱离开,两种结果对他来说,意义不是在这里,而是在于能够自由地走出这个监狱。

    外面的枪声和炸弹声,以及各种嘈杂的喧嚣声,交杂错乱的传进了通道里,只是显得非常的悠远,已经轻微,若不仔细倾听的话,会听不到。

    唐飞知道外面的战斗还在持续,但他相信,在队长的带领下,他们一定能够把那些监狱军警压制得毫无脾气。

    对于这样的局面,唐飞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若是老大林臻出手的话,他相信这将变得更加容易,但现在老大不出手,纯粹是在考验着他们这一批人的综合能力。

    对于老大林臻,唐飞心中充满了尊敬,这是一种对强者的陌拜,也是对自身的一个目标向往,老大林臻就是他的努力方向。

    中年男子轻轻迈出了一步,随之,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气,之后,他又抿了抿嘴,继续咬牙朝着前面,拖着艰难的脚步往前走。

    唐飞走在前面,却没有走得太快,他在感应着身后的中年男子的步伐,时而重,时而轻,也许,他在凭借着一口不服输的气在坚-挺着。

    原本三分钟的通道,却走了差不多十分钟,不过,令唐飞感到欣慰的是,中年男子走动的脚步越来越快,似乎在慢慢适应了长久没有活跃的双脚。

    不得不说这短短的十分钟时间,唐飞对这个中年男子感到了一丝好奇,也发生了一些改观,觉得这个人的意志力以及韧性非常可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