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5章 战争的残酷-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595章 战争的残酷

    t国人在开车,布莱恩特直接架起了机枪,朝着后面的方向的几辆军车和警-察开枪扫射。

    哒!哒!哒!

    子弹如蝗,密集扫射向后面的那些人。

    机枪的子弹喷射不休,带走起了一阵阵的惨叫声,鲜血四溅。

    如此重型热武器,打得后面的那些人不得不减慢速度,最前面的一辆军车已经残败破碎,死伤惨重。

    就在此时,他们也呼叫了后面装有机枪的车辆顶在了前面。

    顿时机枪对机枪扫射的画面出现了。

    两边的惨叫声不多。

    布莱恩特这辆车上有五个人肉沙包,五个国大兵,惨叫连连,不断的大骂,不断的警告着,可惜枪声早已经掩盖了下去,很快,这五个人肉沙包奄奄一息了。

    子弹漫长点射,公路上空飘荡着浓浓的血腥之气,沿途的许多人惊吓得仓皇而逃,哪里敢停留下来看戏。

    这一次,战斗的方式更加简单彪悍,直接双方机枪扫射,直到子弹打完才停止了这种密集的扫射。

    不过林臻限制了唐飞驾驶的车辆速度,他直接限制了车速,不得超过这个速度。

    理由是,车子太颠簸,影响他睡觉了!

    “这也太操-蛋了,后面的子弹枪声和惨叫声,难道不更加噪音影响睡觉了吗?”

    夏进等人知道,这显然是老大不想让他们太过轻松的就度过这个难关,这是要与后面这些人打一架的节奏,全部解决了才能离开吧。

    “既然如此,那就战斗吧!”

    夏进示意黑人副队长保护老大,直接停下车来,他和唐飞直接扛着枪,下车之后,怒冲向后面。

    黑白双煞看见了,也直接掉转车头,停了下来,开枪反击,压制向当地的军警。

    双方直接在公路上火拼起来,左右两边的普通车辆看见这一幕,吓得纷纷掉转车头就逃,附近居住的人,更是逃得远远的,有些流弹乱飞,想要看戏,指不定分分钟会把性命作为入场券上缴了。

    呼!

    夏进等人战斗的欲-望很强烈,战场上的怒意无比狠辣爆发,似乎不惧怕子弹一样,狂冲了上去。

    他们的速度很快,从左右两边狂冲上去,吸引了很多的火力,可那些密集的子弹却也无法击中他们,总是慢了半分一样。

    对面的那些军警,越打越是怀疑人生,明明已经瞄准了对方,可是扣动扳机之后,子弹的奔袭方向,往往总是慢了半分。

    这样的局面,给人一种无奈又绝望的感觉。

    他们想要压迫过去,可现在,反而被对方猛冲上来反虐。

    “撤,快撤退!”

    面对那猛烈的火力,对方的枪法也奇准无比,他们怎么射击都打不中人家,可对面的人,不管怎么开枪射击,总能射中他们。

    就像是拍戏一样,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

    轰!

    突然前方漫天飞舞了五六个手雷,这一幕,吓得许多人也不顾密集的子弹了,夺路而逃。

    轰!

    轰!

    几辆军车被炸得满目疮痍,这简直就是碾杀的一场战斗。

    几分钟之后,追击而来的军警全部被打得远远撤腿,不敢再靠近过来。

    夏进等人没有去追击,对于他们而言,只是完成老大的任务而已,可不是真的要追杀那些人几条街才罢休。

    随之,他们快速将那些人遗留的枪支和弹药全部卷走,搬到了越野军车上,补给着他们的武力。

    再次回到车上,夏进说道“老大,我们现在继续出发了。”

    “嗯!”

    林臻轻嗯了一声,他一直紧闭着眼睛,在打盹睡觉的样子,刚才的火拼,只有黑人副队长留在车上,保护着他,但即便是如此,枪战就发生在后面,他竟然还能有心情沉睡打盹,这份淡定的心,也真是大。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对于夏进等人充满了自信心。

    不然的话,也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随便被扔进来一颗手雷,不死也一身残。

    可偏偏就是这样,他却没有似乎的在意。

    呼!

    三辆越野军车重新上路,不过这一次,布莱恩特等人将越野车上的那些死去的国大兵全部抛弃在公路上,至于对方会不会给这个邻国找麻烦,那就不是他们要考虑的了。

    轰!

    越野车的轰鸣声越来越流畅起来,车速也在加快。

    只要老大没有发话,他们自然不会减慢下来,免得又要被故意找麻烦。

    刚才那一场战斗,就是老大林臻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颗手雷,直接往后面的军警车扔过去。

    那扔的距离还真是远的,他们都怀疑这是不是带着喷射飞行装置的,不然怎么会扔出那么远的距离,比普通人扔得超过了两倍的距离了。

    此时,难道的平静了下来,每个人的脸上,面无表情。

    不过夏进的内心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的,不是队长他也不会如此巨大的压力,现在的话,他身为在队长,自然要考虑任务的完成度以及队友的安全,还有像大爷一样的不管不顾只会添麻烦的老大。

    前后两辆越野车上的国大兵,一个不剩,全部在刚才的枪战中死了,侥幸没有死的,也中了很多枪,奄奄一息,被夏进等人直接补枪送上路了。

    这是战争的残酷,也是热武器时代所巨大的一种风格和特性。

    没有所谓的残废,只有生存与死亡。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在这样的热武器时代,这种游戏潜在规则就是这样,事关彼此立场的利益,也没有什么好讲的。

    三辆车高速行驶了差不多四十分钟,一路上没有在发生军警联合包围的事情,也不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是不是已经放弃了阻拦他们。

    不过想来这不太可能,唯一的就是先看看他们前往的目的地,之后再进行围剿狙杀。

    又开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距离,林臻等人已经抵达q市的范围,他们没有进入市区,直接前往偏远荒凉的地方。

    “老大,我们需要进食之后再行动吗?”

    夏进早已经收到了队员们的提议,解决一下温饱的问题。

    “我不饿……难道你们饿了?”

    林臻看着他,反问道。

    夏进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心中沉到了谷底,又一次考验来了,就是禁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