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 无比诡异-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584章 无比诡异

    再次触-摸在那冷冰冰的弥图神剑上,他整个人多了一股异样的感觉,好像是阔别多年的朋友,这一次,重新相遇的那种心灵热切又充满了暖流。

    “这……”

    神剑就是神剑,与其他的普通冷冰冰的铁器完全不一样!

    他默默地灌输了一丝元气进入了弥图神剑里。

    嗡!

    莫名地长剑发出了轻微的嗡鸣声响。

    以前他看电视剧电影,甚至是武侠小说,他就知道了剑鸣这种神乎其神的事情,现在,他竟然相信,这真的能存在的一种神迹!

    “好神奇的长剑……”

    林臻感慨万分,温柔地触碰着有些微凉的剑体,感应到其中的锋芒和坚-硬。

    他轻轻弹了一下,那剑嗡嗡的声响,无比的悦儿动听,佛如人世间最美-妙的旋律。

    “这剑果然不错!”

    端详了许久之后,他将剑神搁置在双-腿上,随之进入了气定悠闲的运气状态,他不想睡觉,直接运行弥图功法,直到第二天天亮。

    夜色弥漫,窗外的夜色挥洒下来。

    整个房间里不满了一层淡淡的银沙。

    林臻的气色非常平淡,也非常的平静,若不是看见对方就静静地坐在房间里的床上,根本就无法发现,里面还有一个人在呼吸着。

    那轻微的呼吸,微不可查。

    这种玄妙的状态,也没有任何一个观众。

    天色明亮,林臻才从入定的状态中转醒过来,徐徐睁开了眼睛,平静清澈的眼眸里,没有普通人红血色,干净纯洁,甚至闪烁过一丝光芒。

    一闪而逝。

    林臻从床上下来,将弥图神剑归入剑鞘,重新用布匹包裹着,随着洗了个澡,收拾好之后就离开了宾馆。

    一天之后的旁晚时分,他的身影出现了m国管辖范围的一个海港口。

    看着日起而出日落若归的人,林臻的心情很是平静,从天坑地底出来之后,他对于整个世界的认知,比之前多了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一切的一切,似乎,已经变得不太重要了。

    有种看破红尘的味道。

    可他内心的牵挂却比之前更加浓郁了。

    是对兄弟姐妹,亲人爱人的一种浓浓的牵挂,这种感觉,比之前更为强烈和热切,他也不太明白这是怎么了。

    一个小女孩追逐着一条黑白相间的可爱小哈士奇,天真灿烂的笑容,令他忍不住会心一笑。

    四周的氛围很是和谐和安宁。

    海港口的渔夫们也回家了。

    捕获了丰收的海鲜,正在往一些车辆上搬运着。

    砰!

    一道冰冷的枪声,突然打破了眼前的宁静,也惊动了许多宁静心情的人,一些人惊呼了一声,纷纷找地方躲避。

    哒!哒!哒!

    一道枪声过后,密集的子弹哒哒哒声响冲天而起,打破了这片宁静的区域。

    五六个人突然从远处山坡上窜了出来,追击着一辆车狂射击。

    那辆车上的人,惊惶不安,朝着前方加速狂奔着。

    林臻目光奕奕,有些难以置信,在这个m国的海岸边的海港口,竟然会发生一场枪击事件。

    沿途的人惊呆了,反应过来之后纷纷找地方躲避。

    “啊……”

    不远处,一个女孩惊惶不安的哭泣了起来,那条可爱的哈士奇被流弹击中了后退,一瘸一瘸的哀嚎着。

    小女孩紧张又无助的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仓惶而逃的样子,她突然看见人群中,有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哒!哒!哒!

    密集的子弹,从他的身边呼啸过来。

    有些是流弹,有些是直接扫射向他身边的一些人。

    “这是乱杀吗?”

    “求求你……救救我的isal……”

    女孩哭泣的目光看着林臻,嘴里念叨叨着。

    林臻挑了挑眉,看见那小女孩求助的眼神,他心里猛然抽了一下,随之一步步走了过去。

    砰!

    一颗子弹落在了她身边的一块石头上,顿时火星四溅,伴随着碎石溅射在了他的身上,他的位置,挡住了那些攻击。

    他看了一眼那哈士奇,右手微微流淌着一股无形的能量,在那条哈士奇的后腿中枪处轻轻一抹,不仅吸出了那颗流弹,还将它伤口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着。

    元气是蕴含着强大的生命能量,在这个抹过的举动中,他散发的能量,快速的修复了哈士奇的伤口。

    小女孩惊讶的眼神看着林臻,又看了一眼isal,整个人都有些惊呆了。

    “大哥哥,你……这……”

    “太神奇了!”

    小女孩用一口不太流利的华夏国语言喊道。

    这应该是华侨的孩子,在这片海港口附近生活着。

    四周的惨叫声和惊呼声不断响起,林臻目光变冷了几分,发现后面那群人,漫无目的的杀人,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走火入魔了。

    他右手一会,将地上洒落的几根哈士奇的细小毛发,运行着元气,朝着那几个肆无忌惮狂扫开枪射击的西方大汉疾射过去。

    噗!噗!噗!

    伴随着几道惨叫声,那几个西方大汉轰然倒地,枪械子弹戛然而止。

    六个人相继倒地,一动不动了。

    四周狂奔的人听闻到枪声消失了,一个个惊魂不定的回头望去,发现那几个大汉竟然倒在了地上。

    林臻没有过去检查那几个西方大汉,相信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没有理会那个小女孩的叫唤,直接走向了海港口,登上了一艘船只,启动马达驶离了港口处。

    “大哥哥……”

    小女孩大呼了几声,可惜,那身影渐渐远去。

    此时,现在的人早已经报-警了,枪声也吸引了附近巡逻的警员,他们来到了现场,检查着那几个行凶的人,发现他们身上竟然找不到任何的伤口,可就是死了,脸上还保留着杀-戮时的那股狰狞,就这么直接死亡的。

    “无比的诡异!”

    几个警探和法医人员,仔细检查了六个大汉身上,竟然都没有发现伤口。

    过了一会,一个青年女法医惊疑不已,指了指一个大汉的双眉中间,一个毛发孔大小的地方,好像有一根与四周围的毛发不一样的毛发。

    “这不像是他身体上的毛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