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4章 要生了-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504章 要生了

    现在却发现,似乎这个想法有些天真了,那道诡异的能量,竟然已经开始爆发威力了,若陆冰璃也没有向他说出来,一直忍受着。

    若今日没有发作的话,明天林臻下山了,恐怕他就永远不知道了。

    “我看看”

    林臻的手搭在了她的手腕处,徐徐地灌输了一道温和的内劲气息,进入了她的经络穴位里,渐渐地,他发现了一道无比凝练的能量游-走了她的腹部位置,竟然处于腹中胎儿中。

    这个发现,他心中一沉,感觉到这件事情,会无比的危险。

    若他想要去引导或者包裹牵引出来的话,也许会出现暴躁的反抗,那样的话,定然会伤及到腹中胎儿。

    可不将之牵引出来的话,陆冰璃却一直很难受。

    那股能量并不是稳定在胎里,而是游-走不定,有时会分流出一部分在她的周身经络穴位中,有时候会凝聚在胎里,不会彻底的游离出来。

    似乎胎里才是它存在的营养土壤之地,对于这样的局面,林臻不敢轻举妄动,这是一件无比头疼的微妙事情。

    陆冰璃说道:“最近几天才发现它的存在,似乎在不断的壮大和成长,我怀疑是跟腹中的胎儿有关,随之里面的孩子在长得,它也跟着壮大,特别喜欢呆在羊水中。”

    林臻皱着眉,沉吟了起来。

    他一时之间,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只能尝试导入温和的内劲气息,在她腹部慢慢游-走,看能不能牵引出那道诡异的能量。

    过了好一会,却没有任何的作用和效果。

    “没用的,之前我尝试了几次。”陆冰璃一脸吃痛的表情,却又无可奈何。

    林臻几番尝试,发现那道诡异的能量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反应,对于他灌输进入的那股生命能量纹丝不动,依然静静地游-走在胎里。

    过了一会,他不得不放弃了进一步的举动,以免对陆冰璃的身体造成伤害。

    “冰璃,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陆冰璃紧蹙秀眉,那痛楚令她的面容有些失色,腹部的隐隐作痛,她怀疑是不是胎儿要出生了。

    “还在隐隐作痛,胎儿在动,下移了很多,可能要生了”

    林臻闻言,连忙把脉了一会,顿时冲出了木屋,对那个香儿说道:“小姐要生了,你前院叫人来帮忙”

    香儿惊呼一声,连忙朝着山下狂奔。

    林臻心情有些激动,想不到那激动的一刻会提前到来,看见陆冰璃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他急忙扶着她到窗边躺下,询问说道:“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是快要生了,这家伙在乱动挤压着呢。”

    陆冰璃呼吸也变得有些艰难了,哪怕她体内拥有内劲气息,依然清晰的反映了普通孕妇临产的那种艰难状态。

    “夫君,那道诡异的能量一直不出来,会不会生产的过场中,转移进入孩子的身体里”

    林臻闻言,心中一沉,感觉到极有可能,他再次灌输一道绵长的生命能量,进入了陆冰璃的身体里,不断尝试沟通那道诡异能量,可惜没有任何的效果。

    现在这个时候,他更加不敢冒然将这股生命能量灌输进入腹部的胎盘中,只能在外围游-走着,试图能引起那道诡异能量的注意。

    时间渐渐流逝,陆冰璃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变化,她已经很艰难,一只手紧紧抓住了林臻的手,临产来了。

    十分钟之后,陈蓉带着几个妇人冲上了半山腰,来到了木屋子里。

    香儿的脸色都惨白了许多,可见她内心里也无比的担忧。

    现在的陆冰璃,疼痛已经到了极限,她不能使用内劲气息来抵御那种痛楚,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承受着每一个母亲最伟大时刻的艰难过程。

    陈蓉对林臻说道:“臻儿,你出去外面等吧,交给我们几个人来处理”

    林臻迟疑了一下,看着陆冰璃,宽慰说道:“我在外面等着,不会有事的!”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与他们之前预料的提前了近十天,有些措手不及,最重要的是,那道诡异能量是一个巨大的变量。

    “但愿都平安”

    林臻心里无比忐忑,若没有那道诡异能量的话,这次的临产不会有太大的风险,甚至他都不会像现在那么但担忧。

    香儿也进去帮忙了,现在木屋外就剩下他一个人。

    他知道生孩子是需要一些热水之类的,所以他快速去旁边的一个小屋子里找了一口锅,装满了水,直接使用魔法能量火焰进行烧煮,不一会就烧开了,并且慢慢将之冷却降温,变成了温水,适合大人和小孩使用。

    不一会,就接连被妇人和香儿抬进去了屋子里。

    他没有其他事做,来回在屋前的平台处来回走动,内心里无比的焦虑,不时目光望向那木屋子里。

    里面不时传来陆冰璃的痛楚呼叫声,一声声冲击进入他的心弦,他的双手紧握着,青筋毕露,感同身受,却无法进去帮忙。

    过了一会,陆鸿天等人闻讯也赶了过来。

    “臻儿,不是还有十天预产期吗?”

    林臻点点头说道:“是,但冰璃的体内有朱老魔留下的一道诡异能量,也许是因为这个方面的因素,胎儿也变得不太稳定,可能是受到了刺激,提名临产了。”

    他只能将内心的猜测说出来,毕竟刚才他的几番检查也没有发现问题所在,胎中的那道诡异能量,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

    变数太大,没有人知道将会面临什么样的结果!

    未知的才是可怕的,若那东西无比重要的话,以现在的林臻实力与经历,也是很忐忑和不安,也无比的纠结和焦急。

    几个人在木屋前的平台处,耐心等待着。

    陆鸿天看着林臻,安慰说道:“里面的几个人都是接产非常有经验的,不用太过担心,不会有事的。”

    林臻点点头,他担心的不是临产的过程,而是那道诡异能量会进入孩子的身体里,如此幼小的孩子,能不能承受得住那股诡异能量很难说,万一他不敢想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