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 欺负到家了!-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430章 欺负到家了!

    林臻握着陆冰璃的手,能够感受到她此刻的激动,手微微抖动着,气息也有些絮乱,不由微微沿着她的手掌心,徐徐灌输进入了一股柔和的生命能量气息,平息了她内心的激动心绪。

    “不要动了胎气,不是告诉你了吗?你来这里是看戏的”

    他们只是被吓破了胆,说话也口不择言,不要放在心上的。

    轰!

    整个后堂里的人都惊呼了出来。

    这个人竟然被如此辱骂,也不敢还口,还能指望他去冲锋陷阵吗?

    “出去丢人又有何意义。”

    呼!

    原本拥挤的后台,一股无形的内劲气息震荡开来,将拥堵的后堂诸多妇孺之辈挤压到了两边,从中间露-出了一条通道。

    林臻没有与这些人一般见识,况且,怎么说也是冰璃的长辈,打压这些人不如打压外面的那帮人来得爽-快,他搀扶着陆冰璃,从通道中间走了过去。

    “姑爷,小姐!”

    香儿错愕了一会,有些想不通后堂里的人为何会主动让开一条通道的,她出身了一会连忙跟了上去。

    陆冰璃惊愕不已,看着莫名出现的一条通道,耳闻着林臻的宽慰话语,内心的激动情绪也平息了下来,此时才发现体内有股柔和的能量气息梳理着她体内有些浮躁的内劲气息,缓和着体内的血液流淌造成的呼吸和胎气的不顺畅。

    “臻,你”

    林臻微微一笑,说道:“我没事,他们也是有心无力,只能在这里抱怨怒其不争而已。”

    外面的响声持续不断,特别是打斗的声音。

    林臻护着陆冰璃,悄然来到了大厅里,不过大厅里挤满了人,陆家族、药神门、陈家族的重要人员站在了大厅门口处,与外面广场处的一群人对峙起来。

    三家的其他子弟拥堵在大厅之中,有些核心年轻子弟则在长辈们身边和身后,满脸愤怒之色的看着外面的那群人。

    “这是欺负到了家里来了。”

    林臻三人来到了大厅门口外的一侧,这是他用无形内劲气息挤压出来的一条通道,沿途的许多人一脸茫然和震惊之色,一些认出了林臻的陆家族和药神门的人,表情更是丰富无比。

    砰!

    外面广场挤满了人,中间留出来了一个空位置,显然是用来双方打斗的,两旁摆明了太师椅,此刻竟然还有不少人坐在那里,一脸淡然之色的看着打斗,不时还有人端起茶杯在喝茶。

    “这是什么样的场面?”

    林臻有些看不懂了。

    他看见了陆鸿天一脸萎靡之色站在陈蓉的旁边,左右两边的人都愤怒的脸色看着战斗中的陆鸿志和另一个中年男子在激战,每个人的脸色充满了敌对之意。

    人群中,他也看到了陆冰璃的哥哥陆影,此时身手重伤,一脸萎靡之色。

    广场上那些太师椅后面站着的一群人,每个人的脸上写满了得意和嚣张之色,不时冲着场中激战的局势喝彩不已。

    “那些坐着的是什么人?”

    陆冰璃说道:“武盟里的人,有盟主、长老、护法、执事等人,另一边的人是前来闹事的家族长辈。”

    林臻问道:“那些太师椅是他们从家里搬过来的?”

    “怎么会,是我们给的。”陆冰璃说道。

    林臻眯了眯眼,说道:“简直是欺人太甚了,前来闹事,还给他们椅子坐,还有茶水喝,你们也被逼得太有礼仪了吧。”

    陆冰璃满脸歉意,说道:“都是我连累了家族,连药神门和我外婆家都遭受了牵连”

    林臻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不许自责,若真是要怪的话,就怪我,让那个朱檀记挂上了。”

    “朱檀是谁?”

    林臻反问说道:“那是谁给陆家族制造大麻烦的?”

    之前在院子楼阁里就听过朱檀的名字,她没有细究,此时再次听到这个名字,陆冰璃忍不住询问道:“是朱先生,难道那个朱先生的真名叫朱檀,臻,你怎么知道那个人的,你遇到了那个人吗?”

    “你们这里的人都不知道朱檀?”

    “那个人来这里挑战每个家族的强者,挑战书上写着的是朱先生!”陆冰璃解释说道。

    林臻点点头说道:“前几天还遇到过那家伙,早在l国j城就遇到过了,以后我慢慢跟你说那个家伙的事情。”

    “三叔打不赢那个人了。”

    陆冰璃说道:“那是因为三叔之前已经与两个强者激战过了,现在还没有缓过内劲气息,又要与这个人对打,后劲乏力,根本就不公平。”

    林臻点点头,他观看了一会就知道了大概,也不知道他们为何会有如此打斗的局面,按理来说,有武盟的人相助,那几个家族又是抱团怂恿,十几个家族欺-压上来,陆家族这边根本就无法抵挡。

    陆鸿天旁边站着几个老者,其中有一个须眉皆白的老人,看岁数应该很老了,至少有一百二十岁以上,皮肤却保养得很好,单纯从皮肤上是很难判断出他的岁数的。

    “他就是老祖?”

    陆冰璃点点头,说道:“他是老祖,若不是武盟的人限制老祖出手,这些人根本就不够看的。”

    “武盟的人是不是也有强者,级别跟老祖差不多”

    “是,甚至那些挑事的家族里也有老祖,老祖也是很忌惮这些,所以一直不出手。”

    砰!

    又是接连硬朗了几掌,打斗场中,陆鸿志一脸蹬蹬蹬的往后退了回来,噗,再也压抑不住对手攻入体内的内劲气息,造成了自身内劲气息变得絮乱不堪,冲击震伤了五脏六腑,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

    “三叔!”

    陆冰璃惊呼一声,快步走了出去,搀扶住陆鸿志,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倒了一粒药物喂服进去。

    “璃儿,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不要露面吗?”

    陆冰璃摇摇头,眼眸里满是担忧之色:“三叔,你怎么样了?”

    一个年轻男子走了出来,进入了打斗场里,怒指着陆冰璃呵斥说道:“陆冰璃,你总说现身了,怎么不继续躲避了,快说出那个朱老魔在什么地方,我们要找他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