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9章 谁敢说我丈夫的坏话!-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429章 谁敢说我丈夫的坏话!

    “姑爷,小姐想死你了,你总算回来了”

    香儿激动不已。

    林臻点点头说道:“我回来了!”

    “我们去前厅看看,我担心爹的伤势!”陆冰璃有些急切的语气说道。

    “等等!”

    林臻来到一楼墙角处,拿起了布条包裹着的弥图神剑。

    “这是什么?”陆冰璃问道。

    “一柄长剑”

    林臻解开了布条,露-出了古朴的剑。

    陆冰璃说道:“你上哪里弄来的,看起来有些古旧,若需要冷兵器的话,陆家族里也有,回头我给你一柄剑。”

    林臻笑了笑说道:“这柄剑可不简单!”

    见识了天坑地底干涸河床里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这柄剑非常不简单,内藏玄机。

    “怎么不简单法?”

    三人朝着前厅走去,沿途也遇到了陆家族的一些普通的族人和下人,陆家族重要的人都已经集中在了前厅,共同抵御着其他外来家族的攻势。

    林臻说道:“以后慢慢跟你细说,现在你跟我说说看,有几个家族和势力的人前来找麻烦?”

    “来的家族比较多,大概有十多个,真正挑事的却也有六七个家族,现在比较麻烦的是武盟的人也参与进来,一直在给太爷爷施压,若不是太爷爷云游回来,出手镇压住了一些家族势力,恐怕陆家族的大门早已经被践踏不成样子了。”

    “太爷爷?”

    “你的太爷爷?”

    林臻好奇不已。

    陆冰璃说道:“是的,是我爹的爷爷,之前我一直以为太爷爷已经过世了,想不到适逢家族里遇到危机,他闻讯赶回来了!”

    林臻暗暗吃惊不已,他是见识了一些人和事,否则一定会惊讶地球上的人怎么能够存活那么久,须知道,她的太爷爷,怎么算也保守有一百二十岁的样子。

    以她的实力,还有之前见识了陆鸿天的内劲气息,他相信,陆鸿天的爷爷,实力定然会很强。

    “有你太爷爷在,怎么会让你的父亲受伤,这是怎么回事?”

    香儿说道:“老祖他没有出手,而且那些人也说不能让老祖出手,不然的话,其他家族里的老祖也会有理由对陆家族出手了。”

    林臻说道:“那现在岂不是很被动?”

    陆冰璃黯然说道:“太爷爷也只能勉强保住陆家的生死存亡,被那些家族和势力欺负是很正常的,甚至要为此付出大量的练习生命能量的资源和一些金钱财物,都怪我给家族带来了那么大的麻烦。”

    林臻握紧了她的手,微微笑道:“不要自责,我回来了,不会再有任何的麻烦,这些人我会全部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的,凡是有参与过围攻和欺负陆家族的,我都不会罢休!”

    陆冰璃内心里很是感动,她一直悬挂在心口处的担忧,此刻竟然有些放松下来了。

    旁边的香儿莫名叹息了一声,原来这个姑爷是个会吹牛的人,难怪哄得小姐那么开心,这种大话都说得脸不红的,真是服了。

    对方可是几十上百号的高手挤压-在前厅,还没有算陆家族大门外面的那些人,几百个人拥堵在了陆家族,很多人想要出去都不允许通行。

    武盟的那些高手出门搅局,甚至联合起来施压陆家族,连老祖出现了也无法逆转局势,区区这个年轻人,实力那么低,还想要改变被压迫的局面,这吹牛也不打草稿的。

    “也不知道小姐怎么会看上这个人的,小姐真是可怜”

    香儿在后面嘀嘀咕咕着,在为小姐的命运哀愁叹息不已。

    前面的林臻耳力惊人,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他抿了抿嘴,也没有说什么去反驳,只有行动,才是最有说服力的。

    前厅有些距离,可依然远远能够听闻到各种喧嚣的声音,打斗的震动声响持续不断,甚至是一些冷兵器碰撞的声音都有。

    “怎么又打起来了,刚才我走的时候,武盟的人就出面阻拦了”

    香儿急切说道。

    陆冰璃脚步加快了许多,林臻却搀扶着他不紧不慢走过去,说道:“心急不得,你放心,不会有再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他一直在安慰着,甚至也在保证着,可两女一直不相信林臻有能力扭转乾坤,甚至是化解眼前的危机,充其量算是多一个人撑场面而已。

    他们从后堂走去,从前面广场是无法过去的了,那里已经挤满了人。

    此时后堂里挤满了三七姑六大婶,全是妇孺之辈,剩余的就是一些下人丫鬟了。

    “你还来这里干什么,在这里只会刺激那些人怒意更甚,你到底跟那个朱先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那些人看见陆冰璃出现,一个个怒斥不已。

    “咦,那是姑姑爷!”

    人群中有个惊讶的声音响起。

    上次婚礼的时候,还是有很多陆家的人看到过林臻的面容,也有很多人印象深刻,即便是那些妇孺之辈当中,也有很多人认出来了林臻。

    “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这里都是你招惹回来的祸根!”

    “什么济阳之体,我看就是狗屁废物。”

    “他的身上生命能量波动很弱,实力太弱了,只怕还不是那些家族年轻后辈的对手。”

    “少主都打不赢对方,他来了也不过是送去被羞辱的”

    后堂里各种难闻的恶言恶语接连不断,大部分是旁支的人在叫嚣着,她们也是被这几天的压抑气氛弄得人心惶惶,哪怕是老祖回来了,也无法改变局势。

    他们不知道这个男人回来干什么,早干什么去了,知道躲避不了了才现身的吗?

    陆冰璃面容失色,无比愤怒大声喊道:“都给我闭嘴,谁再敢多说一句我丈夫的坏话,我就对谁不客气!”

    “冰璃,难道六姑说错了吗?”

    陆冰璃怒视了过去,冷冷说道:“你说什么!”

    横眉冷对,竟然在这一刻,从温柔的陆冰璃脸上浮现了出来,一下子震慑住了后堂的妇孺之辈,她们从没有见过陆冰璃如此发怒的。

    香儿更是紧-捂-着嘴,一脸惊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