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冤家路窄-终极特种兵王-
终极特种兵王

第1423章 冤家路窄

    中年男子等人震惊不已,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想明白,对方跌跌撞撞中就把他们全部击倒了,偏偏此刻他们想要挣扎站起来,发现竟然站不起了。

    “你……”

    “你到底是什么人?”

    中年男子目光奕奕,仔细打量着林臻,问道。

    他对于通云县里的年轻高手多少都熟悉,可却从没有发现通云县里有这样的高手,难道是哪个大家族的年轻后辈子弟,平日里都在家族里闭关练习生命能量,很少出来外面行走,所以他看走眼了。

    林臻淡淡语气说道:“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招惹了我,你们会非常难受的!”

    若这里是小世界的话,他直接抹杀了这七个人,也不想浪费任何的时间,可现在在外面地球世界,更加是华夏国。

    况且,在这七个人身上,欺负他们,他也找不到爽-感,也不想跟他们废话,逐一搜刮了七个人身上的现金,一分不剩,全部卷走了。

    “得罪我们,你可要想到后果……”中年男子目光冷冽,凝视着林臻,他一直在回想着之前遇到的每个家族的年轻后辈,可依然没有任何的印象。

    林臻冷哼一声:“你要报仇的话,尽管来,不过下次可要多带点现金,不然的话……可能要用你们身上的某些部位来抵债,那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懂吗?”

    “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那四个r国青年男子也无比的郁闷,抢掠不成反被打劫了一番,这出师不利,若是让人知道了,丢脸丢到家了。

    从刚才对方出手可以看得出来,这显然实力强大到了没朋友的地方,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练习到这个地步的,哪怕是从娘胎开始练习,也没有那么变-态吧。

    七个人躺在地上,一副想不通对方是什么人就赖死不爬起来了。

    他们看着林臻渐渐走远,内心里的不敢以及愤怒,需要一个宣泄的口子,为此,四个人看着旁边的三个人非常不顺眼,同样的,中年男子三个人看着旁边四个青年男子也不顺眼。

    一次发泄性质的打斗又开始了,以至于那些路人远远地静静地欣赏着,这是没有ag的一场实打实的战斗。

    林臻远远回看了一眼昏暗中的光芒打斗场面,摇摇头离开了。

    在附近找到了一家酒店,今晚要在这里过夜,从省城前往通云县,需要乘坐大巴颠簸几个小时的车程才能抵达,关键是这个时候没有车辆。

    来到一间超大的舒适房间,洗漱了一番之后,他睡意全无,将弥图神剑上的布条解开,随后他开始练习着弥图功法里的剑招,这些在白天的时候,他就在脑海里预演了好多遍,甚至也领悟了运气的方法。

    此时,林臻来到了房间里的一个大空地上,这个房间,是这个酒店最好的最大的一个房间,从那七个人身上搜刮了不少的现金,倒也能够挥霍一次。

    先是默默的回想了一遍弥图功法,之后又推演了那里面的剑招和运气的方法,才开始拔出弥图神剑,慢慢地练习着剑招。

    有了白天时分的练习和推演,现在用剑来挥舞,显得有些生疏,可随之慢慢舞动之下,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他就练习过了这种剑招。

    林臻没有太大的心里负担,一方面之前有准备,另一方他知道现在的学习力和领悟力都比以前要厉害多了,思维敏捷,记忆力更是惊人,在学习新的技能方面,很容易上手。

    一个多小时之后,他已经能够将弥图功法里记载的三十六式剑招全部演练熟悉了,随着他慢慢减慢了挥舞的速度,在思考着这套剑招的目的,每剑招之间的相互关联和存在价值,甚至这样的剑招攻击和防守意义何在。

    他要开始瓦解这套剑招,将三十六式剑招全部逐一分解,打破规律,甚至将那些剑招随意跳跃着施展出来,有些甚至一式里的变化跳跃到了其他任意一式中的剑招变化里,这种练习方法,恐怕没有一个人敢这样做。

    就像是还没有学会走路就想着奔跑,现在的林臻不是想着,而是真正的在奔跑,刚刚学会走路,都还没有彻底走稳,就狂奔起来了。

    林臻在这方面有独特的想法,他认为只有理解了当初创立这套剑法的人真正的目的或意图,才能真正的领悟到这套剑法的精髓和剑意。

    若是有真正的剑道高手得知现在他的做法和举动,一定会深深感到震惊,这是一个绝世练武奇才才会有的一个起点和高度,刚刚接触到这个领域的东西,就能够有如此领悟能力,比其他人要跨出了一大步。

    呼!

    随着最后剑招的收势,一晚上的练习,让林臻内心里无比的畅快,这三十六式剑招,他基本上掌握了,还理解了这套剑法的一些剑意,这对于他运用到其他方面的战斗技能有了很大的帮助。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变亮了,他将弥图神剑重新收起来,有布条包扎好,随后直奔浴室洗漱身上的汗水。

    半个小时之后,他离开了酒店,在附近简单吃了一顿早餐,便前往附近的汽车站,准备前往通云县。

    好巧不巧,在等候大巴的时候,再次遇到了中年男子三个人,他们每个人的脸上身上都带有伤痕,哪怕重新换了一身的衣服,依然能够感受到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狼狈。

    “真是冤家路窄了!”

    中年男子三人看见林臻的时候,脸色变了变,不过很快又淡定了下来,背着林臻低声议论了起来。

    “六叔,那个家伙难道也是去通云县的?”

    一个人说道:“从对方的打扮和去的地方,极有可能是哪个家族的年轻后辈,我们是不是要将对方的身份打探清楚了,再埋伏收拾他。”

    中年男子说道:“不管他是什么来头,敢对我们出手,这口恶气怎么也要从对方的身上发泄出去,我已经练习了一些人,到了通云县,看我怎么收拾他。”